捐贈

營利事業對政黨、政治團體及擬參選人捐贈,可申報為費用的限額及適用條件

財政部臺北市國稅局表示,依據現行政治獻金法規定,營利事業對政黨、政治團體及擬參選人之捐贈,於申報所得稅時,得列為當年度費用或損失,其可減除金額以不超過所得額10%為限,其總額並不得超過新臺幣50萬元。但如有累積虧損尚未依規定彌補者,則不得捐贈政治獻金。

文章來源: 
財政部台北市國稅局

綜合所得稅列報大筆捐贈扣除額,應提示相關資金流程供核

財政部臺灣省南區國稅局表示,轄內納稅義務人甲君95年度綜合所得稅結算申報,列報捐贈予財團法人○○宮之捐贈扣除額40萬元,經該局以○○宮提供之95 年度現金簿所記載系爭捐贈金額40萬元,其捐款人係由A公司改載為甲君,且甲君無法提供相關資金流程供核,難認其有捐贈之事實,乃否准認列。

甲君不服,主張94年底○○宮因整修廟宇缺乏資金,向A公司募捐, A公司董事長乙君,即於94年11月及12月間分別代A公司墊款捐贈30萬元、50萬元及30萬元,並取得○○宮開立捐款人為A公司之感謝狀。墊款後乙君因公務繁忙,未立即向A公司請款,直至95年1月,○○宮因前捐款用罄,再次向A公司募捐,乙君始憶起前次捐款情事,除再次以個人資金分三次代墊捐款予 ○○宮,取得該宮開立捐款人為A公司之感謝狀外,並向A公司請領代墊捐款計220萬元, A公司總經理即甲君遂提醒乙君,A公司帳載尚有累積虧損,不宜作大額捐贈,經協商後,94年度之捐款110萬元由A公司認捐,95年度之捐款110萬元由乙君認捐70萬元,甲君認捐40萬元。甲君將其認捐之40萬元返還乙君,並請○○宮將95年度A公司捐款40萬元之感謝狀捐款人改開立為甲君,據以申報 95年度綜合所得稅捐贈支出。案經復查駁回,甲君仍不服,提起訴願亦遭駁回。

虛增公共設施保留地成本列報綜合所得稅捐贈扣除額,遭補稅處罰近900萬元

最近財政部臺灣省中區國稅局查獲甲君94年度綜合所得稅申報書列報公共設施保留地捐贈扣除額5,000萬元,經查核購買土地之資金來源,發現甲君先向A公司(負責人為代書乙之二等親)以1,000萬元購買公共設施保留地, 2個月內以5,000萬元出售該土地予代書乙君,取得土地出售價款5,000萬元之後向另一代書丙君按土地公告現值5,000萬元購買另一筆公共設施保留地並捐贈政府機關。

本案甲君透過A公司及代書乙君、丙君之蓄意安排,藉由土地低買高賣手法將甲君之資金成本墊高,再將墊高後之資金按土地公告現值購買另一筆公共設施保留地用以捐贈政府機關,藉此虛增捐贈土地之成本並列報綜合所得稅捐贈扣除額,故甲君之綜合所得稅土地捐贈扣除額按查獲之購買實際成本 1,000萬元核定,至虛列捐贈扣除額4,000萬元經剔除並補稅處罰近900萬元。

申報綜合所得稅列舉捐贈扣除額,除應注意受贈單位是否符合稅法規定之教育、文化、公益、慈善機關團體之外,亦應保留匯款資料或其他相關的資金證明文件

財政部高雄市國稅局表示,有民眾為了逃漏稅捐,以不實的大額現金捐贈收據申報綜合所得稅列舉扣除額,經稽徵機關查獲後,被剔除補稅送罰。

該局指出,民眾如有大額現金捐贈,除應保留捐贈收據外,亦應保留捐贈款項之資金流程證明及相關文件,以供查核,千萬不要以不實的捐贈收據報稅,否則綜合所得稅申報時,縱使已檢附捐贈收據,並主張係提領現金捐款,惟如無法提出資金流程相關證明文件,而受贈單位亦無法提出受贈紀錄及資金流向證明時,均將遭剔除補稅處罰。

該局提醒民眾,欲申報綜合所得稅列舉捐贈扣除額,除應注意受贈單位是否符合稅法規定之教育、文化、公益、慈善機關團體之外,亦應保留匯款資料或其他相關的資金證明文件,以維護自身權益。

納稅義務人申報綜合所得稅時,明知無捐贈事實卻虛列捐贈扣除額,使其課稅所得額相對減少,應依所得稅法第110條規定處罰

財政部臺灣省北區國稅局表示:為維護租稅公平,防杜納稅義務人取巧或虛偽安排,不當為自己規避或減少納稅義務,相對應之個人綜合所得淨額即應申報課稅之所得額相對減少,即符合所得稅法第110條所謂之漏報或短報情形,將按所漏稅額處以罰鍰。

該局舉例說明,轄內○君以不實之○○協會等收據列報85年度綜合所得稅捐贈扣除額新臺幣(下同)38萬餘元,該局依所得稅法第110條規定按所漏稅額處1倍罰鍰,○君不服,申經復查及訴願均遭駁回,提起行政訴訟,經再審判決意旨略謂,按「個人之綜合所得稅,就個人綜合所得總額,減除免稅額及扣除額後之綜合所得淨額計徵之。」「納稅義務人已依本法規定辦理結算申報,但對依本法規定應申報課稅之所得額有漏報或短報情事者,處以所漏稅額2倍以下之罰鍰。」為所得稅法第13條及第110條第1項所明定。本件○君有以不實之○○協會等收據列報85年度綜合所得稅捐贈扣除額38萬餘元,為原審判決調查證據結果所認定之事實,其無上開捐贈事實,竟為不實申報,則其相對應綜合所得淨額即應申報課稅之所得額相對減少,實質上與漏報或短報課稅所得額同樣發生漏稅之影響稅收結果,依實質課稅原則,符合所得稅法第110條第1項所謂漏報或短報情形;且○君既無上開捐贈事實,於所得稅結算申報時,未守法誠實申報,竟列報該項捐贈,縱非故意,仍難謂無過失,自應依所得稅法第110條第1項規定處罰。

取得不實發票虛列捐贈扣除額,除補徵本稅外,仍應裁處罰鍰

財政部臺灣省南區國稅局表示,轄內納稅義務人甲君於民國93年間,以500萬元價格向乙生命科技公司購買293座納骨塔,取得該公司所開立2,500萬元之不實發票,嗣後將290座捐贈予臺北縣○○鄉公所,並持該鄉公所依發票金額所開立之捐贈收據,於該年度個人綜合所得稅結算申報時列報捐贈扣除額,以減免高額綜合所得稅,大幅降低其稅負。嗣經該局查獲,除補徵稅額外,並裁處罰鍰。
甲君不服,提出其銀行帳戶之匯款明細,主張該293座納骨塔確係依發票金額出資購買,並無不實情事,資為爭議。案經復查、訴願均遭駁回,而提起行政訴訟,經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判決甲君敗訴。

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判決指出,甲君雖提出其銀行匯款紀錄證明確以其所列報捐贈金額購買該納骨塔,然經查證結果,甲君實際上係透過第三人居間向乙生命科技公司購買,先以其自有資金匯款予乙公司,復由乙公司透過該第三人以現金給付方式退還價金之八成予甲君,並開立取得成本之不實統一發票供其列報捐贈扣除額。甲君以上開虛偽資金流程之安排,取得乙公司開立之不實發票,故意虛列扣除額,致其相對應之個人綜合所得稅淨額相對減少,此情形事實上即為虛列所得額之類型,符合所得稅法所稱之短報或漏報情形,該局依法予以補稅並處罰鍰,並無違誤,乃判決甲君敗訴。

被繼承人於死亡前預立遺囑將財產捐贈予宗教團體或慈善機構,或繼承人主動將被繼承人所遺財產捐贈,惟並非所有遺產捐贈均可免徵遺產稅

財政部臺北市國稅局表示,被繼承人於死亡前預立遺囑將財產捐贈予宗教團體或慈善機構,或繼承人主動將被繼承人所遺財產捐贈,惟並非所有遺產捐贈均可免徵遺產稅。

該局說明,依遺產及贈與稅法第16條規定,捐贈遺產須符合下列三種情形之一,才得以不計入遺產總額:

一、遺贈人、受遺贈人或繼承人捐贈各級政府及公立教育、文化、公益、慈善機關之財產。
二、遺贈人、受遺贈人或繼承人捐贈公有事業機構或全部公股之公營事業之財產。
三、遺贈人、受遺贈人或繼承人捐贈於被繼承人死亡時,已依法登記設立為財團法人組織且符合行政院規定標準之教育、文化、公益、慈善、宗教團體及祭祀公業之財產。

是以,捐贈財產予財團法人,除於被繼承人死亡時該財團法人已經登記設立外,尚須符合行政院公布之「捐贈教育文化公益慈善宗教團體祭祀公業財團法人財產不計入遺產總額或贈與總額適用標準」。

該局查核某遺產稅案件,納稅義務人甲君之父於臨終前交代甲君將其遺產中之存款6百萬元捐贈予家鄉的寺廟,甲君主張遺產中6百萬元應免徵遺產稅,惟經該局查證,於被繼承人死亡時,該寺廟尚未依法登記設立,依上開規定,無不計入遺產總額之適用。

納稅人勿誤信不法的避稅方法,取具不實捐贈收據,查獲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

報稅季節已進入高峰期,國稅局特別提醒納稅人勿誤信不法的避稅方法,來逃漏所得稅。該局說明,近年來有不肖人士以可替高所得者避稅,進而遊說納稅義務人以低額捐款換取高額不實捐贈收據為手段,用來申報當年度綜合所得稅列舉扣除額,逃漏稅捐。該局表示:各地區國稅局皆已積極展開查核不實捐贈,如經查獲有故意逃漏稅之事實,除補稅外,另處1至2倍罰鍰,如情節嚴重將依稅捐稽徵法第41條移送刑罰,最高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該局提醒納稅義務人勿以身試法為省稅而反受徒刑之苦。

列報捐贈扣除額因屬稅捐債權減縮或消滅之要件事實,納稅義務人自應就其捐贈資金流程提出積極證據加以證實

財政部臺灣省南區國稅局表示,轄內吳姓納稅義務人92年度綜合所得稅結算申報,列報其本人、配偶及受扶養親屬捐贈給某財團法人教養院之捐贈扣除額合計800,000元。國稅局查核吳君檢具之捐贈收據發現無收據編號,經向該教養院查證確認,其所開立之捐贈收據皆有編號且證實未收受上揭款項,乃全數剔除,併課吳君當年度綜合所得稅。

吳君不服,檢附2張金額皆為60,000元之支票影本,主張支票受款人已明確記載該教養院名稱,惟法律未規定捐贈之支票必須記載禁止背書轉讓,致使該票據由原教養院負責人之帳戶兌領,應與捐贈人無關,自不影響捐贈法律行為之成立;其餘以現金捐贈,已領有捐贈收據,依一般習慣,取得憑證即已明確交代資金來源,其確有捐贈事實,資為爭議。案經復查、訴願均遭駁回,提起行政訴訟,亦經高雄高等法院判決吳君敗訴。

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判決略以,有關「捐贈列舉扣除額」之客觀證明責任,最終應由主張享有「列舉扣除額」之納稅義務人負擔,若欲證明確有捐贈之事實,應就其捐贈資金流程提出積極證據加以證實,吳君所提之資金流程僅為2紙支票,且該2紙支票發票日及金額與捐贈收據所載資料不符,難證明係用以支付其捐贈,又吳君未提示其他證實捐贈資金流程之證據,自難謂已盡舉證責任,國稅局剔除該捐贈扣除額,即非無據,乃判決吳君敗訴。

未經許可而直接對大陸地區捐贈者不得列報費用列舉扣除

公司96年度對大陸地區之公益慈善團體有筆捐贈支出,是否可以於辦理營利事業所得稅結算申報時列報為營業費用呢?

財政部高雄市國稅局答覆:依財政部80年12月17日台財稅第800767121號函釋,營利事業或個人對大陸地區之捐贈,應該要透過合於所得稅法第11條第4項規定之教育、文化、公益、慈善機關或團體為之,並不能直接對大陸地區捐贈。至於教育、文化、公益、慈善機關或團體對大陸地區之捐贈,則應與其創設目的相符。

前述捐贈亦應經行政院大陸委員會依據所得稅法及相關規定審核許可,其未經許可或屬營利事業及個人直接對大陸地區捐贈者,不得列報為費用或作為個人綜合所得總額之列舉扣除額。

由於近年營利事業或國人與大陸地區互動漸趨頻繁及多元,所得稅申報期間亦將至,高雄市國稅局特別提醒納稅義務人,於辦理營利事業或個人所得稅結算申報時,有關對大陸地區之捐贈應注意上述之規定。

© 2017 合承記帳及報稅代理業務人事務所
高雄市802苓雅區中山二路412號11樓之4
Tel: 07-333-5070    Fax: 07-333-5073
我們服務高雄市、高雄縣、台南市、台南縣、屏東市、屏東縣的中小企業
事務所位置圖    聯絡合承    網站導覽